歡迎訪問中國歷史網!微信公眾號:lishi1840

福煦元帥:唯一一位擁有三個國家元帥頭銜的人

時間:2019-12-03 17:28:08編輯:歷史狂流

法國元帥福煦簡介:福煦生平經歷是怎樣的?如何評價福煦?本文這就為你介紹:

法國元帥福煦簡介

斐迪南·福煦(Ferdinand Foch;1851年10月2日-1929年3月20日),法國元帥,軍事家,一戰時協約國軍隊總司令。生于上比利牛斯省塔布。1873年巴黎綜合工科學校畢業后入炮兵學校。1887年畢業于軍事學院。先后在第16軍參謀部、總參謀部、第13炮兵團任職。

福煦元帥:唯一一位擁有三個國家元帥頭銜的人

1896到1900年任軍事學院教授,講授軍事歷史和戰略戰術,推崇攻勢作戰和心理戰,強調正確判斷敵情、集中優勢兵力、嚴明紀律和提高士氣對于奪取勝利的重要性。1908年起任院長,同時在總參謀部兼職。1911年任第13師師長。翌年任第8軍軍長。1913年任第20軍軍長。

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后率部參加法國邊境之戰。1914年9月任第9集團軍司令,率部參加第一次馬恩河戰役。10月出任法軍副總司令兼北方集團軍群司令,參與指揮"奔向大海"行動、第一次伊普爾戰役和第一次佛蘭德戰役。

1916年因英法聯軍在索姆河戰役中損失慘重被解職,調任協約國軍事研究中心主任。1917年5月出任法軍總參謀長。1918年2月任協約國最高軍事委員會執委會主席,負責協調西線協約國軍隊的作戰行動。

同年4月任協約國軍隊總司令,指揮英、法、美、比軍挫敗德軍于同年春夏發動的五次進攻,7月對德軍發動總攻,收復法國和比利時大片領土,迫使德國于11月11日投降。同年8月晉法國元帥,入選為法蘭西學院院士。

1919年獲英國元帥稱號,1923年獲波蘭元帥稱號。1929年3月20日卒于巴黎。他強調進攻原則和殲滅戰思想,認為精神因素在戰爭中具有決定性作用。著有《戰爭原則》等軍事著作。

福煦生平經歷

一、早年歲月

斐迪南·福煦(Ferdinand Foch,1851年—1929年),法國陸軍統帥。1851年10月2日出生于上比利牛斯省的首府塔布市(Tarbes),其父拿破侖·福熙是個文職官員,因崇拜拿破侖而命名。

孩提時代,他常常聽在大革命和帝國時期當過軍官的外祖父講拿破侖的故事。他從六歲起,開始閱讀有關戰斗故事的歷史書籍,對軍事問題顯示出越來越大的興趣。

在幾所學校受過初等和中等教育后,1869年,他考入著名的麥茨地區的圣克里門耶穌會學院,為報考工藝專科學校作準備。在麥茨,他親身經歷和目睹了弗朗索瓦·阿希爾·巴贊的被圍與投降。

法國在普法戰爭中的失敗,給他留下了永不磨滅的印象。他奔赴家鄉,報名入伍,但沒趕上參加戰斗。停戰以后,他回到圣克里門,這時,麥茨已經成為德國的城市了。戰敗的悲痛與恥辱使他立下誓愿:入伍當兵,光復阿爾薩斯和洛林!

二、進攻精神

兩年之后,福熙從工藝專科學校畢業,進入炮兵學校成為教官。短期內,成為經驗豐富的技術專家,還是一個老練純熟的騎手,很快被吸收進巴黎炮兵委員會。

1883年,福煦同布瑞泰妮結婚。在那個時代里,同輩的軍官們大都熱衷于參加殖民地的戰爭,以追求職務與軍銜的升遷,而他卻置身于研究和思考之中。他仔細考察歷史上偉人們的生平,尋求和弄清作為一個指揮員的職責和要素,培養解決種種難題的能力。

1885年,他被調到高等軍事學院工作,1891年調陸軍總參謀部三局任職,晉升少校。不久,又入高等軍事學院攻讀研究生,畢業后留校任教,主要講授戰略課。

福煦元帥:唯一一位擁有三個國家元帥頭銜的人

1894年任教授,1901年福煦返回軍隊。

1903年升任上校團長。

1905年調任第五軍參謀長。

1907年晉升準將并調回總參謀部。

1908年,他晉升準將,同時被總理克列孟梭任命為軍事學院院長。在該學院的25年中,他一直在研究和教授軍事理論,不僅為法國培養了整整一代軍官,而且還形成了一套完整的軍事理論。

他的理論的核心是進攻學說:進攻是作戰的最高原則,是獲得勝利的唯一途徑,即使瀕于失敗也不要放棄進攻。這個原則的關鍵是“意志”和“思考”。

關于意志,他曾這樣說過:“克敵制勝的意志是勝利的首要條件”,簡言之,“勝利即意志”,“一場勝仗就是一次決不服輸的戰斗”。

而思考,就是根據不斷改變著的情況隨機應變,而不應事先制定一份萬無一失的作戰時間表。福煦常說,“操典條令在操練時確是再好不過的,但在危急關頭就沒有多大用處……你們必須學會思索”。

以后相當長的一段時期內,這種軍事思想在法國軍事界一直占統治地位。法國總參謀部的大部分軍官都是它的信徒,以作戰處處長朗格梅松上校為典型代表,甚至總參謀長兼最高軍事委員會副主席霞飛也深受它的影響。總參謀部1913年5月通過的霞飛的“十七號計劃”,10月法國政府頒布的《野戰條例》,都是這種思想的具體體現。

1914年8月,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。遵照實行十七號計劃的霞飛的第一號命令,法軍右翼的第一、二集團軍于 14日向阿爾薩斯、洛林地區發動進攻,福煦兵團是第二集團軍的先頭部隊。

攻到莫朗日后,德軍巴伐利亞王儲魯普雷希特·瑪利亞·柳特波德·斐迪南的第六集團軍開始反攻,法軍整個右翼和左翼一樣,在德軍的猛烈打擊下敗退。

8月21日,福熙回到南錫,對第二集團軍司令德卡錫特爾諾撤離南錫的打算進行抗爭,堅信最好的防御就是反攻。

這一主張被接受后,他看準機會,于8月25日對氣勢洶洶的德軍進行反擊,一舉收復三個城鎮和十英里的國土,穩住了法軍右翼的戰線并實施了熟練的撤退。福熙在這一戰斗中名聲大震,成為法軍的中流砥柱。

邊境戰役后,法軍的左翼在德軍的進攻面前節節敗退。8月28日,撤退中的法軍在中部出現“缺口”,情況危急。為了避免被德軍包抄,福煦受命來到左翼,指揮一個新建的特別部隊,填補缺口。不久,這支特別部隊成為法國的第九集團軍。

分頁符

9月上旬,法軍在連續退卻之后,終于在馬恩河地區開始反攻了。孤軍深入的德國第一集團軍,受到了英法部隊的夾擊。福熙的第九集團軍在非常困難的條件之下,堅決頂住了前來增援的德第三集團軍和第二集團軍的左翼,保證了馬恩河戰役的勝利。

福煦元帥:唯一一位擁有三個國家元帥頭銜的人

他在給約瑟夫·霞飛的電報中說,我的左翼在撤退,我的右翼在撤退,我的正面受到敵軍的猛攻,好極了,我正在進攻。接到電報的法軍官兵無不動容。德軍的速勝戰略遭到破產后,便乘聯軍立足未穩,于10月發動了伊普爾戰役,企圖占領法國北海岸,切斷英軍與法軍的聯系。

聯軍在這里的兵力單薄,防線面臨被突破的危險。福熙再次被霞飛作為特別應急人派到那里,指揮法國的北部方面軍和協調那里的英、法、比軍。在他的努力下,經過一個多月的激烈戰斗,聯軍的防線終于鞏固下來了。

1915年他升任“北方”集團軍群司令,并負責協調聯軍作戰。雖然他不欣賞英軍遠征軍司令道格拉斯·黑格的進攻計劃,但仍然率法軍參加了1916年11月的索姆河會戰,這時,運動戰已經過去,作戰被迫轉入陣地戰。

福煦的進攻戰法遇到了問題,所部損失慘重,12月12日,在霞飛被撤職以后,他作為霞飛的親密助手被貶到了“軍事研究中心”任主任,負責協調同盟國的協作問題。不過這次貶官對于法國來說卻是一件幸事,因為它使福煦贏得了所有盟國的信任。

三、聯軍司令

1917年5月繼承霞飛當總司令的尼維爾發動了著名的尼韋爾的進攻,企圖畢其功于一役,也遭到了徹底失敗。

1917年5月15日,亨利·菲利浦·貝當取代內維爾任總司令,福煦在老虎總理喬治·克列孟梭支持下,在巴黎接任法國陸軍總參謀長。這一職位也使他充當著聯軍顧問的角色。

當時,西線的協約國軍隊處于分散指揮、各樹一幟的局面;它們在戰斗中既相互依賴,又齟齬不絕。福煦指出,這種狀態若不改變,一旦遭到德軍猛攻,每方各慮安危,聯軍防線將在頃刻垮掉。

因此,他竭力主張建立一個統一的聯軍司令部,但遭到了英國首相勞合·喬治和法國總理克列孟梭的斷然拒絕。

1917年10月,獨當一面的意大利軍隊在德奧的猛攻下,于卡波雷托遭到慘敗,直退到塔里亞蒙河,英法對此大為震驚,慌忙派軍支援,福熙親赴前線,同意大利人協調英法各師的行動計劃。

為了挽救戰局,英、法、意首腦和美國總統特使于11月7日在拉巴洛召開高級緊急會議,組成以福煦為首的最高軍事委員會,處理緊迫的軍事和政治問題,但仍沒有指揮和調動軍隊的權力。意大利戰線穩住剛過三個月,德軍又向索姆河地區的英軍發動猛攻。

1918年3月21日,埃里希·馮·魯登道夫發動了最后的突襲。德軍迅速突破了英法聯軍的數道防線,兵鋒直指巴黎。

嚴峻的形式使英法兩軍總司令道格拉斯·黑格黑格和亨利·菲利浦·貝當發生了嚴重的戰略分歧——黑格要求加強北翼,保住通往英國的出海口,而貝當要求保衛巴黎。

因此,撤退中的英法軍隊之間迅速出現了一個50英里寬的大缺口,情況變的極其嚴重。英國首相勞合·喬治馬上建議請福煦協調聯軍作戰,美國遠征軍司令約翰·約瑟夫·潘興也馬上表示了贊同。

福煦元帥:唯一一位擁有三個國家元帥頭銜的人

1918年4月14日,福熙在形勢極其不利的情況下就任協約國盟軍總司令。5月2日,這個權力擴大到意大利戰線。至此,聯軍指揮權完全統一,為協約國迅速走向全面勝利提供了有利條件。

福煦就任西線聯軍最高統帥后,很好地協調了聯軍間的行動,使之融為一體,頂住了德軍從1918年4月9日開始的四次進攻,德軍傷亡達80萬。之后,德軍力量耗盡,喪失了進攻能力,輪到福熙采取行動了。

首先,福煦把矛頭對準德軍防線的三個突出地帶:馬恩河、亞眠和圣米耶爾。他認為,拔下這三顆釘子,德軍的防線就會崩潰,對聯軍的最后威脅也就消除了,同時還為大反攻掃清了道路。

1918年7月18日,以法軍為主力的聯軍開始向馬恩河地區德軍的環形防線發動進攻。

1918年8月6日,戰斗勝利結束,德軍退過了維爾河和埃納河,再也威脅不到巴黎了。為此,福煦被法國政府授予元帥銜。兩天后,由英軍擔任主攻,很快結束了亞眠戰役,德軍總參謀長魯登道夫稱這一天為“德軍最黑暗的日子”。但德軍的悲劇并未結束,1918年9月12日開始,美軍用不到30個小時的時間,又在圣米耶爾戰役中獲勝。

這時,協約國軍隊既占有人力優勢,又掌握著充分的主動。福煦不給德軍以喘息的機會,毫不遲疑地發動了一個巨大的鉗形攻勢,以奪取包括奧爾努瓦和梅濟埃爾兩個重要交通樞紐的狹長地帶,截斷德軍的退路。德軍在這塊生死攸關的地方修筑了堅固的防御體系。福煦動用了220個師(其中60個后備師)。

他的口號是“人人作戰”。戰斗從1918年9月26日開始,兩天后興登堡防線即全面崩潰。德軍開始從幾乎全部的法國領土和部分比利時領土上撤出,戰斗轉化為激烈的后衛戰。到10月底,德軍再也打不下去了。德國的盟國一個接著一個垮臺,國內政局激烈動蕩,很快爆發革命。

1918年11月7日,德國派出要求停戰的代表,翌日到達貢比涅森林的雷通車站。 福煦傲氣凌人地對德國人說,你們來干什么?德國談判代表團團長答道:“想聽貴方停戰建議。”福煦答:“停戰建議?我們沒有。我們還有余力,我還想打下去。”

他對德國投降條款很不滿,認為德國保留了實力,所謂的德國投降書不過是二十年的停戰協議。不過這真是一語成讖了。

四、三國元帥

大戰結束了,協約國取得了勝利,福煦也成為戰爭的英雄。英國和波蘭都授予他元帥稱號,他還被選進法蘭西科學院。

戰后,福煦在法國對外政策方面起著不可忽視的作用。他屬于以克列孟梭和彭加勒為代表的強硬派。

法國對戰敗國德國的要求,具有強烈的掠奪和復仇主義性質。福煦在主持協約國對德延長停戰協定談判時,曾提出要求德國交出百分之五十的機器,交出波茲南、中西里西亞的大部分和上西里西亞的全部。

在巴黎和會上,福煦是以克列孟梭為首的法國代表團中主要成員之一。他支持克列孟梭提出的各種苛刻條件。這種過苛的條件不僅引起德國的抵制,也引起英、美的不滿,他們不愿意德國過分削弱帶來的法國稱霸歐洲大陸的局面。

福煦元帥:唯一一位擁有三個國家元帥頭銜的人

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誕生的蘇俄政權遭到一切帝國主義的仇視。福煦是反蘇武裝干涉的倡導者之一,1917年12月,英法召開干涉和瓜分蘇俄的秘密會議,并達成協議,福煦是法國談判代表,巴黎和會前夕,他建議組織反蘇遠征。

在巴黎和會上,他叫囂“紅色危險”威脅波蘭,盡管他仇視德國,但在武裝干涉蘇俄時寧愿利用德國的力量。在對蘇武裝干涉過程中,福煦是一個十分重要的角色。

1923年1月,彭加勒政府借口德國沒有按期支付賠款,悍然出兵占領德國魯爾工業區。福熙是這一行動的積極支持和策劃者之一。1928年,英蘇關系緊張時,福煦參與喧囂一時的反蘇宣傳。

1929年3月20日,福熙于巴黎逝世,被安葬在圣路易教堂拿破侖一世的墓旁。

如何評價福煦?

福熙具有超凡的軍事協同組織能力,他成功地指揮英法美等協約國部隊取得了對德國最后決戰的勝利,也為未來戰爭中多國聯合部隊的統率、組織和作戰提供了重要的經驗。

雖然他因崇尚進攻而受到批判,但正如他在1914年8月在阿登河磨朗日所取得的成功,以及在最后勝利中所顯示的那樣,他的理論并非如此簡單,他在戰后的書籍中表示,制定17號計劃的朗格梅松上校誤解了他的精神。

另一方面,福熙則以頑固堅持反蘇政策和復仇主義而遭到歷史的譴責。

快乐飞艇2018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