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訪問中國歷史網!微信公眾號:lishi1840

王初桐六娘歷史愛情故事結局令人唏噓

時間:2019-07-31 10:45:41編輯:梓嵐

王初桐究竟是誰?他和六娘之間到底是怎樣的一個“相思”故事?

王初桐(1730—1821),字于陽,又字耿仲,號竹所,方泰(今屬安亭鎮)人,擅填詞。清乾隆四十一年(1776),皇帝召試,王初桐被列為二等,授四庫館謄錄,不久擔任齊河縣縣丞。

后來在山東為官,歷署新城、淄川、平陰、壽光知縣,又做過寧海州同知。有《濟南竹枝詞》《奩史》等,編纂嘉慶《嘉定縣志》。又編纂《方泰志》。一生所著書四十種,共計六百三十二卷

王初桐的情路頗為坎坷。

王初桐六娘歷史原型_王初桐六娘歷史故事_王初桐六娘歷史結局_中國歷史網

清代常居于嘉定的寶山文人毛大瀛(1735--1800)寫過一本《戲鷗居詞話》,書中不經意間曝光了王初桐年輕時一段凄婉的風流佳話。

據說,嘉定有個六娘,六娘姓陳,名湘蘋,字采于,長得文靜美麗,喜愛詩文書畫,彈得一手好參琴,是個名門之女。陳家與王初桐是近鄰,王初桐長得英俊瀟灑,玉樹臨風,又很聰明,兩人從小青梅竹馬。

但王初桐“從幼,家赤貧”,而陳家則是富裕人家,陳家父母愛富厭貧,他們不愿將六娘許配給王家。后來,由父母作主,六娘許配給了一家富戶,但六娘不喜歡這門婚事,更不滿意那個輕浮的丈夫,對王初桐戀戀不舍,無比懊傷。

經歷了感情重挫的王初桐,倍加發憤攻讀,中秀才后十九年,他曾多次參加鄉試,無奈屢試不中,名落孫山,科舉道路艱難。于是王“家益貧”,“人咸笑之”,王初桐決定北上交游深造,尋找機會。

清乾隆四十一年(1776),清廷平定四川大小金川叛亂,皇帝特開科召試,以示對士子們的恩寵。四十八歲的王初桐應試,被列為二等,授予四庫全書館的謄錄官。后來在山東為官,歷署新城、淄川、平陰、壽光知縣,又做過寧海州同知。

他為官政簡刑清,頗得*。在濟南任上,深受山東巡撫伊江阿的賞識,大學士阮元稱他為“江左人才原第一,濟南名士更無雙”。此時,王初桐也成家,夫人賢惠,只是他心中常念著六娘,與夫人感情不深,平平淡淡而已。

王初桐六娘歷史原型_王初桐六娘歷史故事_王初桐六娘歷史結局_中國歷史網

嘉慶四年(1799),王初桐已入暮年,思鄉心切,遂致仕還鄉,同僚們苦留不止,吏民環跪攀轅,無不流淚相送。他回故鄉后,隱居在方泰,著書立說。

再說六娘,因丈夫游手好閑、放浪無檢、吃喝嫖賭,很快把家產揮霍殆盡。夫家敗了,六娘“號慟欲絕”,來到“勾欄”(宋、元時的雜技演藝場所),賣唱賣笑不*****。再后來,就變成了只*****,不賣藝。但六娘畢竟是名門之女,屬知識女性。

數年之后,有了一些積蓄,很快便“上岸”離開了妓院。她獨自一人,居槎水(即槎溪,也是南翔鎮別稱)邊。屋頂漏雨,墻上發霉,地上生苔,她“賣珠補屋,種竹澆花”。在“幽窗曲幾之下,熏爐茗碗之間”讀讀書,看看景,紡紡紗,活動活動,有花有菜、有谷有棉、有茶有酒、有景有詩、有琴有樂,清靜自在,像個書生。粗茶淡飯倒也養人,不久便掃除了臉上的憔悴,出落得十分豐腴紅潤,布衣素妝別有一番風姿。

方泰與南翔相距不遠,一次,王初桐舟行于槎水之上,忽然聽到熟悉而憂郁的琴聲,王初桐即命船夫靠岸,進得河浜屋內,果然是六娘,兩人各自傾訴離別后的遭遇。此時,六娘仍孑然一人,而王初桐已兒女成群,再結夫妻已無可能。兩人便以兄妹相稱,王初桐暗中資助六娘銀兩,常來常往,談文論詩,十分默契,對閑人議論,全不在乎。

王初桐六娘歷史原型_王初桐六娘歷史故事_王初桐六娘歷史結局_中國歷史網

六娘為了報答王初桐的厚恩,自畫了一幅像贈給初桐,畫上寫有“天寒翠袖薄,日暮倚修竹”的題詞。這是唐朝詩人杜甫《佳人》的詩句,指的是佳人孤高、絕世獨立的意思。王初桐在上面署上四個字--“絕代佳人”,成為一幅珠聯璧合之作。

當時嘉定的文人圈中,有許多人都看到這幅畫,有同情者紛紛在上面作詩題詞,其中沒有一句指責初桐和六娘。這幅畫一直流傳到京師。京師也有許多文人雅士看到過這幅畫,他們都為六娘的美貌和才華傾倒,也為王、陳的這場愛情悲劇唏噓。

快乐飞艇2018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