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訪問中國歷史網!微信公眾號:lishi1840

漠南之戰的過程

時間:2019-12-05 17:31:25編輯:歷史狂流

西漢元朔五年(公元前124年)至六年,在西漢與匈奴的戰爭中,漢武帝三次派出十萬大軍,反擊漠南(蒙古大沙漠以南)右賢王部和伊稚斜的作戰。此戰拉開了漢朝大破胡虜的序幕。

戰役過程

西漢收復河南地的第二年,匈奴軍臣單于死,其弟左谷蠡王伊稚斜自立為單于,發兵攻破軍臣單于太子于單。于單兵敗降漢,漢武帝封其為涉安侯,不久死于漢。

伊稚斜單于即位后,對西漢邊郡進行了更加頻繁的襲擾。

武帝元朔三年(公元前126年)夏,匈奴萬騎侵入代郡,殺太守恭友,掠略千余人而去。

其秋,匈奴又入雁門,殺掠千余人。

第二年,匈奴兵分3路,每路3萬騎,入代郡、定襄(今內蒙古和林格爾東北)、上郡,殺掠數千人。

匈奴右賢王對西漢收復河南地,筑朔方城,更是怨恨之極,數次進襲朔方,殺掠吏民甚眾,企圖奪回河南地。

為了確保朔方,給予匈奴進一步的打擊,漢武帝決定實施第二步戰略計劃,發兵十余萬,進攻盤踞漠南的匈奴右賢王。漢軍兵分兩路,以西路軍為主攻方向,由衛青直接統領3萬騎兵,出高闕北進,并指揮游擊將軍蘇建、強弩將軍李沮、騎將軍公孫賀、輕車將軍李蔡等統兵數萬,出朔方,直接進攻右賢王的王庭。東路軍由大行李息、將軍張次公率領,統數萬騎兵,出右北平,進擊匈奴左賢王,牽制其兵力,策應衛青軍的進攻。

元朔五年(公元前124年)春,衛青率大軍出塞,乘夜悄悄包圍了右賢王的王庭(約在今蒙古人民共和國南戈壁省)。右賢王自以為王庭距漢境遙遠,漢軍不可能奔襲至此,因此未做任何防備,當夜右賢王還喝醉了酒。衛青乘機指揮漢軍發起突然進攻,匈奴立刻亂作一團,右賢王從夢中醒來,大驚失色,無法組織抵抗,急忙攜愛妾,領數百精騎突圍逃走。衛青急令輕騎校尉郭成等率軍向北追擊。郭成等追趕了數百里,見無法趕上,才返回。此戰,漢軍俘獲右賢王部眾男女15000人,裨王(匈奴小王)十余人,牲畜數十萬頭,大獲全勝。李息、張次公統率的東路軍也取得了勝利。

當漢軍凱旋回至邊塞時,漢武帝派出的使者手捧大將軍印信趕到軍中,拜衛青為大將軍,加封食邑八千七百戶,所有將領統歸衛青指揮。其余各將也都被大加封賞。為了嘉獎衛青,漢武帝甚至封衛青3個尚在襁褓的兒子為侯,分別封為宜春侯(衛伉)、明安侯(衛不疑)、發干侯(衛登)。衛青推辭,漢武帝堅決不準。

匈奴右賢王失敗后,伊稚斜單于極不甘心,同年秋天,他派出1萬余騎兵襲入代郡,殺代郡都尉朱英,劫掠千余人而去。

為了尋殲匈奴,鞏固邊防,元朔六年(公元前123年)春,漢武帝令大將軍衛青從定襄出兵,公孫敖做中將軍,公孫賀為左將軍,趙信為前將軍,蘇建做右將軍,李廣做后將軍,李沮做強弩將軍,率領十萬騎兵,斬殺敵人幾千人而回。一個多月后,他們又全都從定襄出兵攻打匈奴,殺敵一萬多人。

衛青的外甥、驃騎校尉霍去病(公元前140年~前117年)初次參加對匈奴作戰,時年僅17歲。他率800騎兵,追擊數百里,斬獲匈奴2000余人,殺伊稚斜單于大行父(與單于祖父同輩)藉若侯產,俘單于叔父羅姑及匈奴相國、當戶等高官,全身而返。漢武帝以其功冠全軍,封為冠軍侯,賜食邑二千五百戶。

這次戰役,衛青將趙信和蘇建兩支軍隊合為一部,與大軍分開行進,結果他們單獨遇上伊稚斜單于軍,3000余漢騎與數萬匈奴騎兵搏殺,激戰日余,漢軍不支,幾乎全軍覆沒。趙信原本是匈奴降將,降漢后受封翕侯,他見匈奴軍勢眾,發生動搖,領800殘軍投降匈奴。蘇建單騎突圍逃回。衛青不愿擅殺大將,遣人將蘇建送押長安。漢武帝赦免蘇建,將其貶為庶人。

趙信降匈奴后,向伊稚斜單于獻策,將匈奴人畜軍隊向北遷移,誘使漢軍深入,乘其遠來極疲時,再給予打擊。伊稚斜單于見漢軍日強,便采納了這個建議,下令撤離漠南地區,向漠北遠移,同時派軍繼續襲擾漢邊。

第二年,左賢王率萬騎又入上谷,殺數百人。

在兩出定襄的戰役中,漢軍改變了以前臨戰臨時編組軍隊的作法,建立了中、左、右、前、后諸軍,由大將軍衛青統一指揮,并直接掌握強弩軍,從而提高了諸軍協同作戰的能力。這是漢武帝對匈奴用兵以來,軍隊編組最為嚴密的一次。但在實戰中,由于通信聯絡不暢,未能協調好右側防衛軍,導致其單獨遇上匈奴單于軍,3000余騎全軍覆沒。漢軍兩出定襄,雖共殲敵19000騎,但并未達到襲殲伊稚斜單于本部的預期目的。漢武帝以這次軍功不多,賞主帥衛青千金,未再益封。

快乐飞艇2018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