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訪問中國歷史網!微信公眾號:lishi1840

歷史上各個朝代人物對魏延的評價

時間:2019-10-11 10:59:33編輯:吳飛

孫權:楊儀、魏延豎牧小人也,雖嘗有鳴吠之益于時務,然既已任之,勢不得輕。若一朝無諸葛亮,必為禍亂矣。

歷史上魏延的評價_三國魏延的客觀評價歷史_對魏延的評價_中國歷史網

楊戲:文長剛粗,臨難受命,折沖外御,鎮保國境。不協不和,忘節言亂,疾終惜始,實惟厥性。

陳壽:延既善養士卒,勇猛過人,又性矜高,當時皆避下之。”“魏延以勇略任,并咸貴重。覽其舉措,跡其規矩,招禍取咎,無不自己也。

張耽:使以故之明君靡不慎于將相也。然議者舉將多推宿舊,未必妙盡精才也。且韓信之舉,非舊名也;穰苴之信,非舊將也;呂蒙之進,非舊勛也;魏延之用,非舊德也。蓋明王之舉,舉無常人,才之所能,則授以大事。

裴松之:由今觀之,皆以亮不用延計為怯。凡兵之動,佑敵之主,知敵之將。邈之不用延計者,佑魏主之明略,而司馬懿輩不可輕也。亮欲平取隴右,且不獲如志,況欲乘僥幸,盡定咸陽以西邪!

李苗:每讀《蜀書》,見魏延請出長安,諸葛不許,嘆息謂亮無奇計。

魏元忠:夫才夫才生於世,世實須才。何世而不生才?何才而不資世?故物有不求,未有無物之歲;士有不用,未有無士之時也。

志士在富貴與賤貧,皆思立功名以傳于后,然知己難而所遇罕。士之懷琬琰就煨塵、抱棟干困溝壑者,悠悠之人直睹此士之貧賤,安知其方略哉!故漢拜韓信,舉軍驚笑;蜀用魏延,群臣觖望。此富貴者易為善,貧賤者難為功也。

何去非:蜀師每出,魏延常請萬兵趨他道以為奇。亮每拒之,而延深以憤惋。孔明之出者六,蓋嘗一用其奇矣。

聲言由斜谷而遂攻祁山,以出魏人之不意。一旦而降其三郡,關輔大震。卒以失律自喪其師,奇之不可廢于兵也如此!而孔明之不務此也,此銳于動眾而尤其智以用之也,嗚呼!非湯武之師,而惡夫出奇卒以喪敗其眾者,可屢為哉?

歷史上魏延的評價_三國魏延的客觀評價歷史_對魏延的評價_中國歷史網

程公許:魏延驍勇,欲以奇兵間道與大軍會,孔明信用其說,安知三秦之不歸于漢?

胡寅:兵行詭道求勝而已,延之計可用甚明。而孔明不從。或謂孔明長于治國而短于將略;或謂孔明疑延不敢委也。

洪邁:魏延隨公出,輒欲請兵萬人,與公異道會于潼關,公制而不許,又欲請兵五千,循秦嶺而東,直取長安,以為一舉而咸陽以西可定。

史臣謂公以為危計不用,是不然。公真所謂義兵不用詐謀奇計,方以數十萬之眾,據正道而臨有罪,建旗鳴鼓,直指魏都,固將飛書告之,擇日合戰,豈復翳行竊步,事一旦之譎以規咸陽哉!

陳普:羽不能當一面,魏延何敢比淮陰。

陸文圭:魏延及楊儀,兩人蜀俊乂。各懷專忌心,曲直竟誰在。孔明惜其才,未嘗輒偏廢。渭南反斾歸,師在千里外。

朝臣意左右,魏為楊所害。楊亦不得死,晚用姜維輩。蜀竟以是亡,束手付鄧艾。艾復矜其功,受制于鐘會。四人共一律,皆以專忌敗。家國莫不然,鳴呼可為戒。

王夫之:魏延請從子年谷直搗長安,正兵也;諸葛繞山而西出祁山,趨于秦隴,奇兵也。高帝舍棧道而出陳倉,以奇取三秦,三秦之勢散,拊其背而震驚之,而魏異是。

王縈緒:諸葛武侯初伐曹魏,魏延直出褒中以取長安之計不用,紙上談兵者幾以為千古恨事。然勞師襲遠,兵家所忌。且曹魏人才以之敵武侯而不足,以之敵諸將而有余。

即以街亭之事觀之,謖之才未必在延之下,一違節制,即敗于張郃。況千里襲人,萬一有張郃其人者,或拒于前,或斷其后,豈不損國威而敗乃公事乎?魏延之計,所謂行險以僥悻者也。

歷史上魏延的評價_三國魏延的客觀評價歷史_對魏延的評價_中國歷史網

冒鶴亭:魏延之反,亦冤辭也。其人過于自負,嘆恨己才,用之不盡,故諸葛卒后,曰(延語上已引,此處略)。蓋欲遣行者護丞相喪歸,自留渭南,與司馬決斗。其才不及諸葛則有之,其興復漢室之心,與諸葛同也。

而楊儀素與延不平,不欲下之,便引諸營相次還,延于是怒,先儀南歸,燒絕棧道,使儀歸不得。此則逞一朝之忿,而忘君國之大事矣。陳壽于延傳末云:‘原延意不北降魏而南還者,但欲除殺儀等。平日諸將素不同,冀時論必當以代亮。本指如此,不便就背叛。’斯為得之。蜀中人才本少,橫加延以反名,長城自壞,儀之肉寧足食哉!

快乐飞艇2018版